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上人家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从事和水亲近的工作50多年,人生也似洪流浮生。

 
 
 

日志

 
 

14、童年记忆-2 放学路上遇上老蒋的车队 (续前《洪流浮生》)  

2012-03-08 23:14:50|  分类: 洪流浮生(博主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山公园(后称“人民公园”)是我每日上、下学必经之路,也是路上我最爱游荡和磨蹭的地方。其实刚从日伪手中接受下来的公园是空空荡荡的,没有太多的景致可看。因此,那块正对大门的“五月三日”石碑(蒋中正题),记忆特深刻。这里是个公众较多的地段,我的见识也从这儿长了一点。

1)逛书店

公园大门在经三路路南,正对纬五路,大门从人行道向南缩了一块,形成了一个小广场。广场东侧有一个书店,这是我课外阅读启蒙的地方。课后常进去,带着好奇心,东翻翻、西看看,浏览各种图书。我喜欢看《儿童故事》等儿童读物,还有冰心的《寄小读者》、叶圣陶的什么书,。。我有时用吃早点省得钱,就把《儿童故事》小刊物買上带回家。冰心、叶圣陶的名字就是这样记住的,逛书店、看书、买书的兴趣,是从从这儿开始的。

2)“国大代”选举

有一天早晨上学路上特别热闹,在中山公园门前的小广场的东侧有个不高的讲台,好似现在街上促销搭的台子,有红纸写的什么,我不在意,下面围了不少人;另外还有几张桌子,也有一些人在周围做些什么,早晨上学时间紧迫,没能过去看个仔细。直到中午放学时还是这样,恰好,在经一路纬五路路西有一家济南较大的饭店“泰丰楼”,也路过,今天人出人进也很热闹。回到家里,听大人说这是在选“国大代”(“国民代表大会”代表),在台上讲话是竞选讲演,旁边的桌子是写票或咨询的人们。投票后每人发一张去“泰丰楼”的餐卷,请吃一顿!这个候选人叫杨宝琳(好像是,记不清),女士。人民共和国以来的几十年中,总感到这象笑话一样,选举投票还请吃饭!

2008年以来,经常看CCTV“海峡两岸”,看到台湾和一些国外一人一票,个人自主选择、投票的体制、特别是这次马英九、蔡英文竞选的全过程,结合几十年自己的体验,看来不加人为干预的、公正、自主地由公民直接投标选举,应该是一种更真实的民主选举体制、也是避免腐败的根本方法。从看来混乱、幼稚阶段,发展到较理性成熟的阶段有一个过程,但是,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总要迈开第一步啊!因噎废食是不行的。我们的选举我是从第一次1950年代就经历了,按单位、按科室,由管领导带队,候选人你都不了解,去画圈圈。现在这个办法实行了60多年,贪污腐败现象弥漫,农民给官员磕头,难以解决。官不怕民,民怕官,距“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相离甚远,应该和选举体制有关,为什么?还是要相信“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3)、遇上了老蒋的车队

中午放学,急着回家吃午饭,出了公园正门走到经二路纬五路口(路口东南角有一座日本人留下的三、四层的大楼,有“高岛屋”三个大字,原来是个日本公司、路口西北角是“五洲大药房”),看到人们有两三层,沿马路东西站成一排,行人过不去了。个子低,看不到人墙里面什么样子,凭着个儿小,逐渐在人缝间向里挤,钻了进去。原来马路对面也是一样的人墙,马路空空的没有车辆和行人。但看到人群内侧隔一段有一个带枪的兵,还有个别走动的兵。都等在那里,没有涌动、不守规矩的现象。急着吃饭不行了,看个究竟也好玩。过了多久,那些兵让大家向后退,更加注意人们了。这是开来了头一辆小卧车,接着过了大约十几辆车吧。车过去走远啦,我们才通过路口回家吃饭。第二天才知道,这是“蒋委员长”的车队,从西郊的机场开进市区。现在看起来,他来时沿路附近都没有戒严,我到了路口才被截住,经二路以外的交通都不受影响。他的警戒等级比人民共和国的戒备等级要差。1999年我退休前有一天下午下班,从校园北院内登上校内跨越南二环的桥,回南院的家,忽然,桥上出现武警,叫所有桥上行人停下,等着马路上的车队过去,大家才能通过桥内的这座桥。晚上电视报道,来西安视察的中央某领导去陕西历史博物馆参观,通过这里,看了法门寺的佛指舍利。北京这种群众给领导让路,戒严回避的情况更多,但是,现在比毛主席在世时已少了很多。

4)砸报社

“华北新闻”是抗战胜利后济南的一家较流行的报纸,8开大,报社就在经一路纬四路路东,有时上下学也走这里。1946年一天下午放学,走这里,突然一看“华北新闻”报社,门窗玻璃,全部砸的光、玻璃碎片、碎屑,洒满一地。一片苍凉!后来说这是“国军”的伤兵砸的,因为该报上登了报道前线负伤的残疾军人(“荣誉军人”,建成“荣军”),对百姓无理、强拿百姓的东西的报道。荣军医院的伤兵结伙而来砸了报馆。这种黑洞洞的门窗空洞和遍地玻璃碎屑的景象,在我脑子里,一直没有抹去。

这些年来,一直感到那些伤兵为人卖命,打成残废,怒火发给百姓,百姓是敢怒而不敢言的,尽量见他就躲着走的,心里很厌恶。

60、70年后的今天,自己已饱经风霜,回味人生,毕竟受了几十年党的教育,学习毛主席过一分为二的思想,由此又联想到曲折的历史、复杂的社会,把这事件放到这样的时空框架内思考,倒可原谅他们。一是,这些兵两年以前还是打日寇的民族英雄,日寇投降回沿海、北方受降、接受,反而,交通受阻,受到袭击?怎么两年以后就变成打自己同胞的人,自己也想不通,狠不下心中国人打中国人( 见        );二是,他们伤残后在现实条件下,等不到蒋总司令的照顾,本有怨气;三是,“华北新闻”不是国民党的“党报”,指责我们,你管得着吗?我从这里也想到,那时不受国民党控制的人,也能办报,登载批评时政的言论啊!和我们这里不同。

“华北新闻”使我又想起一位父亲的老同学周叔叔(名忘了),是这家报纸的编辑,晚上上班,白天睡觉,烟不离手、酒不离口,我还到过他家,家徒四壁,不记得她有子女,很早就去世了。这也是30年代出来的一位知识分子中的一种生活境遇吧!

5)空军打宪兵

下午放学,在经一路刚走到集成里胡同口,突然马路上人群骚动、跑动躲避,我也跑进胡同口,好奇心驱使我回过头站在胡同口,向外看,这时自西向东,三辆卡车疾驶而过,车箱上挤满了军人,机关枪架在驾驶室顶,我看傻了眼,在一想后怕,万一机关枪一开,我们这些观众,都是受害者。第二天得知,这种情形不只出现在经一路,经二路和经三路,也一样。同时,9辆全副武装、真枪实弹的卡车,自飞机场开往“宪兵司令部”,进行包围。原来,我看到的是一场空军和宪兵的武装冲突。

“国军”的空军在日寇投降后,在济南街上,身穿皮恰克,十分神气,大有高人一等的气势。有时臂跨美女,走在街上很吸引眼球。据说,那天一位臂跨美女的飞行员,到经一路纬三路路东的“大华电影院”(解放后已改名,是否叫“人民电影院”?)看电影,没票要进入,受站在检票员边上的两个宪兵阻挡,双方发生冲突,空军人少,吃了“亏”。返回西郊机场,调了9汽车空军去武装包围“宪兵司令部”。后经双方高层出面谈判,才得以解决。

这时国内形势,一方面按毛主席的战略,抗日战争中大力发展自己,积攒力量,解放全中国;另一方面,老蒋为首的的一方,长期抗战消耗,胜利之后,内部矛盾到如此这般,日寇投降只过4年,老蒋就被迫退到台湾,也就不足为奇了。

作为一个普通的中国人,希望以史为鉴,同为炎黄子孙的同胞们不要再“折腾”,避免千百万同胞的流血、牺牲!过去的历史决不要重演!共同期待大中华的统一、大众化的复兴!

 

 

 

 

 

  评论这张
 
阅读(199)|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