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上人家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从事和水亲近的工作50多年,人生也似洪流浮生。

 
 
 

日志

 
 

[转载] 先谈财产公开,再说公务员加薪  

2014-03-12 17:21: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公务员加薪未必不可,但最好是财产公示了之后,因为我们这帮老百姓想知道的是,我们的税款是给百万、千万富翁们锦上添花呢,还是给基层公务员雪中送炭。

公务员涨薪成热点,财产公开却遇冷

正在召开的全国两会上,有代表委员呼吁应该给基层公务员涨工资,人社部负责人也表示准备给公务员涨工资,同时,这一话题的议论声音也不少。先是在两会之初,全国政协委员何香久“建议提高公务员工资”的提案遭到“2万多网友跟帖”吐槽,表示不理解、不赞同公务员涨工资这点事儿。

随后,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公务员局党组书记兼副局长杨士秋接受采访时表示,公务员工资应该上涨,目前中央已责成有关部门调研。更是使公众觉得,公务员涨薪或许已经成了既成事实。当然,也不是所有的代表委员都无条件支持公务员涨薪的。全国政协常委、全国政协社法委主任孟学农在回应这一问题的时候就说:赞成公务员涨工资,但必须于法有据,通过人大的财政预算。

与公务员涨薪热火朝天相比,另一项约束公务员的制度,公职人员财产公开却在今年两会遭遇到“寒流”。连续七年提出议案的全国人大代表韩德云没有继续纠结于这一话题。去年已经开展财产公开试点的广州,也由全国人大代表、市长陈建华在两会上呼吁:财产公开下一步怎么搞,希望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有个说法。财产公开改革需要“顶层设计”。

如果没有财产公开制度,涨薪受益最大的是层级较高的公务员

事实上,这两件似乎不那么相关的事情同时摆在了两会的台面上,总是让公众有些惴惴不安。中央已经责成有关部门调研公务员涨工资的事情,这说明公务员涨薪或许已经进入了实质性操作的阶段;而就在同一天,国土资源部副部长徐德明在接受采访时说,不动产登记公开要尊重公众的意愿,强调不愿意公开就不公开。

这两条新闻摆在一起似乎在说同一件事情,公务员涨薪无疑是对公职人员增加利益的举措,而公职人员受到的制度性约束却并不会增长,至少财产公开不会马上采取行动。背后的潜台词就是,凡是符合政府部门利益的事情,说干就干;凡是对公职人员有所约束的措施,一拖再拖。本质上是一种只想索取好处,却不愿付出义务的表现。

从报道中也可以看出来,基层公务员的收入水平低,而层级稍高一点,并没有这方面的问题,政策必须是针对现实问题提出,如果不是这样做的话,可以断言加工资后的最大受益者是层次较高的官员,基层公务员所得到的好处会非常微小。换句话说,很有可能用底层公务员的工资水平低作为借口,成为整个公务员队伍自下而上普遍利益增长的政策举动。

硬生生地将公务员群体割裂成两块,一块归入“腐败的少数”,一块归入“工资低的多数”,然后以后者的名义要求涨工资,其实更像是一种宣传和鼓动的策略;因为最后涨工资的受益者,断然不会只是“工资低的多数”,更不会只是那些不仅工资低而且真正清廉的基层公务员。

财产公开制度不应滞后于公务员涨薪

《公务员法》第七十五条规定:“公务员的工资水平应当与国民经济发展相协调、与社会进步相适应。国家实行工资调查制度,定期进行公务员和企业相当人员工资水平的调查比较,并将工资调查比较结果作为调整公务员工资水平的依据。”公务员薪酬标准应参照同类人才的市场工资平均标准,或者略高的水平来定,也许公务员是社会中比较优秀的人才,可以略高于同类人才的平均水平,但要适当。

就算要谈论公务员工资的问题,那也绝不能只拿“基层公务员工资低”来说事,而应该重在建立防腐制度——公务员心里很清楚,公众之所以对公务员涨工资有意见,就是因为生活经验告诉我们,清廉并没有得到制度的保证。不仅如此,关涉公务员利益的改革总是步履维艰,一点不像关涉普罗大众利益的改革那般雷厉风行。

薪酬标准应当与公务员廉洁自律和反腐制度的改革并进,不能在廉洁自律和反腐制度方面滞后,而给公务员加工资的步伐反倒走在前面,这是不正常的。财政透明和干部财产公示要与公务员涨工资联动起来,要想涨工资,就要接受这一制度,如果能够两方面同时推进,社会公众也是可以理解的。

事实上,大多数国家都有针对公职人员财产公开的制度约束

在国外,官员财产公开和申报制度被称为“阳光法案”或“终端反腐”,许多国家都已建立了比较完备的制度,并得到了广泛的实践。早在1988年,法国就制定了《政治家生活资金透明度法》,但在这个以“公开谈论金钱”为禁忌的国家,迟迟未推行官员财产公开制度。前预算部长的逃税事件成为助推法国官员财产公开的催化剂,此事件令法国政府一度陷于批评风暴之中。

2013年4月15日,法国37名政府部长及总理艾罗的财产首次公开在政府网站上。随后,“政治生活透明”法案提上议事日程。其中,公布高官财产这一条款最引人注目,涉及的官员包括总统、政府部长级官员和部长顾问、议员、地方行政长官、国有企业高管等。

与法国相比,英国、美国、韩国、日本、新加坡、瑞典等国家官员财产公开制度的运行较为成熟,对于战胜腐败顽疾,具有一定的借鉴作用。在美国,法律对瞒报官员的惩罚进行了严格的规定,并且所有官员的财产申报资料必须公开,供大众查阅复印。英国是对官员财产申报立法最早的国家,媒体的监督让官员们不敢有丝毫隐瞒,每年都会有英国媒体自发评选“最富有的议员”或部长以及“最知道节约公家财产的议员”排行榜。在瑞典,早在1766年,瑞典公民就取得了查阅所有官员财产和纳税清单的权利。

花着纳税人的钱,公职人员不可能不承担相应义务

官员作为公权力的拥有者,无论是职责要求上,还是素质品质上,都不同于一般群众,正是因为官员拥有公权力,有诸多利于自己的便利条件,才更应该接受社会的监督。此外,作为官员,如果凭工资吃饭,心底无私,襟怀坦荡,又有何心虚之事不敢公开自己的财产?一些官员反对财产公示公开,只能说明其不敢面对社会和公众,害怕自己的财产情况与收入情况出现严重不符的状况,给自己招来麻烦。假如官员自己的财产都说得一清二楚,一分一毛都挣得干干净净,又何惧公示出来?

推动官员财产公示是大势所趋,建立透明政府、务实政府也是未来发展趋势。官员作为公权力人物,在公众面前没有任何特权,无论是行使权力,还是个人财富,都应该纳入社会的监督之列,置于媒体及公众的放大镜之下。否则,就别吃官员这碗饭,去下海自己当老板,拥有多少财产都没人干涉。

过去多年的改革,我们遵循的原则是“摸着石头过河”,局部试点往往是在深一脚浅一脚地“试水”。一些尝试由于不具有统观性与坚决的态度,有可能在试试之后就不了了之。如今,改革已步入深水区,已经摸不着石头,也不能再绕道走。此时,既需要制定审慎的、全局性的渡河方案,又需要不惜代价啃硬骨头的果敢坚韧。唯有“顶层设计”才具有上述能力与执行力。

先公开再涨薪,纳税人才知道钱是雪中送炭还是锦上添花

正如依法取消公车就得额外发放高额车补,关涉公务员利益的改革,历来流行搞交换搞“赎买”;这一回,给公务员涨工资,能不能也搞个反向的“赎买”?怎么赎买?其实很简单,要给公务员涨工资,请先把机关养老金并轨了,先把公车改革了,先“与国际接轨”公示财产——当公众真正能够看到有权与有钱不是一回事,公务员不仅会要利益,也还肯从自己身上割肉,那我相信,公众肯定都能“理性看待”公务员涨工资的问题。

正如@五岳散人 所说:其实说到给公务员加薪,如果从账面的数字来看大概真是该加了。可能我在北京所见不广,反正我认识的公务员都生活还行。公务员加薪未必不可,但最好是财产公示了之后,您爱怎么加怎么加,因为我们这帮老百姓想知道的是,我们的税款是给百万、千万富翁们锦上添花呢,还是给基层公务员雪中送炭。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