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上人家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从事和水亲近的工作50多年,人生也似洪流浮生。

 
 
 

日志

 
 

【转载】赵汀阳:中国是一个有着强大向心力的漩涡  

2015-11-03 16:51:03|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自凤凰大学问

2015-11-03 14:03:31第 255 

10月31日,2015京城国际论坛在京举行,社科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赵汀阳新作《中国作为一个神性概念》及《天下的当代性》在本次论坛发布。在论坛发言中,赵汀阳对于我们侧身其中的“中国”做出了哲学的阐释。

 

论坛现场

中国史与西方史

说实话,“中国”是一个最难的话题,在做“中国”之前我曾经做过一个关于“天下”的理论。1993年之前,我基本上是研究西方哲学的,1993年之后,我主要转向研究中国的思想。在1995年的时候,有学者说,我们确实应该思考一下,中国到底有什么东西是能够提供给世界的?我觉得这个问题提得很有意思。因为在研究中国的时候,很容易变成研究中国的一些土特产。这个问题,我翻译成“中国有没有一些能够提供给世界的、普遍性的东西”?在此之后,我研究这样一些大的问题,形成了一个多学科或者跨学科的研究方式:一般都是以哲学为主,同时也接受其他学科的研究成果综合来看问题。为此,我采取的一个基本的方法,就是以朋友为师,社会学、人类学、经济学、考古、古文献、中国历史等等领域的朋友都是我的老师,我从他们身上学到很多东西。

这种研究当然非常困难,我1997年的时候写过一个书就是感慨困难。我当时那个书的名字就是《一个或者所有问题》,大概意思就是说为了研究一个问题,不得不研究所有的问题;研究所有的问题,不得不把他们看做一个问题,所以这是一个非常纠结非常困难的研究。中国到底是什么?有过西方解释也有中国人自己的解释。但是,大多数的解释都只是描述中国到底是长什么样,它没有解释中国为什么长成这个样子。所以,我试图解释中国为什么能够长成现在我们大家所描述的这个样子。《中国作为一个神性概念》这本书的中心想法就是,中国是一个有着强大向心力的漩涡,这个漩涡是向心的运动,所以不断把周边各个地方各个文化卷到一起,形成一个极其丰富的,中国这样一个巨大的时空存在。漩涡的特点就是一旦卷进来之后无法脱身,它是一个向心的运动。在这个意义上来说,中国就是我们祖先留给我们的最大的遗产。

新书《天下的当代性》封面

所以我也试图重构中国的历史性,我把它理解为是一个祭祖行为--也就是向祖先致敬的行为。也许我们需要解释一下,为什么中国需要重构它的历史性?在古代没有这个问题。这个问题是现代产生的,是因为现代以来中国已经失去了以自身的逻辑来讲述自身故事,这样的一种方法论或者说一种知识生产上的立法的能力。在现代之前,中国是一个独立发展的历史,但是现代以来,中国的历史已经萎缩、蜕化为西方征服世界,现代史的一个附属或者分支部分。也就是说现代的中国史其实是西方史的一部分,这个时候就失去了自己讲述自己的可能性。

当然我们大家肯定都会意识到这个情况正在改变,今天的中国逐渐重新拥有了自己生长的能力和方式,当然这是不久以前的事情。我们一般都认为它是改革带来的成果,但是改革一开始中国很弱,我相信中国获得了真正的自己生长的方式,应该不超过十年时间。所以这个时候我们非常需要理解我们的祖先,理解祖先留给我们的遗产。

纠正西方和我们自己的偏见

关于古代中国,一般来说有三个共识,大家都是共同承认的。首先,据说中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连续不断的文明。第二个是中国具有兼容性,就是无所不包。第三,中国是非神性的一个国家。因为和西方对比,中国缺乏表达超越领域的一神教。那么中国通常就会被认为是一个非常世俗的社会,所以中国文化也有这样一个现象。这三个共识,前面两个我认为是正确的,但是这只是一个描述,我们要解释它为什么是连续不断的,为什么是兼容的?第三个假设,我觉得是有问题的。这主要是一个西方看法,在西方看来,如果你没有一神教就是没有神圣性。这一点我深表怀疑,中国的存在是一种另外的神圣性,这是不需要表达为宗教的,这也是我试图论证的一个问题。

当我把这些所谓的共识重新问题化的时候,又重新开始工作。我把我它理解为一个侦探性的工作。所以我又给你们讲述一个我做侦探的故事。我要追问,何处是中国?什么是中国?什么是中国的信仰?侦探是比较冷酷的,不无情感所动。侦探关心的,仅仅是分析这个行为的逻辑以及跟行为逻辑所一致的那些证据。什么是行为逻辑?也就是符合行为者最大利益的选择。或者换句话说,当一个行为者拥有最大能力的时候,他会做什么样的选择?古代每个朝代,每个当时的部族(现在是民族)在做出集体行动的时候,他们到底追求什么?

做侦探要排除偏见,第一个排除的就是自现代以来,包括我自己在内,有时候潜意识会被迫使用一些由西方知识生产提供给我们的一些概念和知识。我们用这些东西来分析中国,比如说过去曾经一度很流行的说法,说中国古代的封建社会,这是完全牛头不对马嘴,中国根本没有西方意义上的中世纪的封建社会。我们的封建指的是先秦的分封制,那个跟西方封建社会完全不是一回事。把封建社会说成秦朝到清朝这段时间,那就是更加的不靠谱。当然这样的不靠谱观念,现在已经得到了纠正。同等不靠谱的说法还流行过,说历史是阶级斗争史,我们小时候读的历史都是农民起义,其实农民起义是中国历史上非常不重要的部分,并且参与者不一定是真正的纯朴的农民,基本是流民。包括今天仍然发挥作用的,比如帝国、朝贡体系、东亚、民族主义、殖民主义,这些都是西方用来解释中国的东西,在我看来都不符合事实,不靠谱,和中国对不上。这些概念不仅误导事实,而且还有政治的附加值,把中国描述成一个很丑恶的故事,这都是我们需要注意的。当年我写《天下》这个书,我就用上帝国这个概念。过了好几年,突然有一天我觉得不对。中国是帝国吗?帝国的标志就是迷信武力的征服,并且向外拓展,中国不是这样的,中国缺乏以上的两个性质。那我们怎么管中国叫做一个帝国?所以后来我在新书里面进行了纠正。

另外一个要注意的偏见,就是我们在理解古代的历史的时候,非常容易以现代的事实倒影为古代的事实,比如说我们今天的国家有主权,是民族国家。似乎应该拿这些东西去倒影到古代理解,那就很麻烦,古代不是这样的。比如说,中国古代没有民族这个概念,只不过你是山东人,他是山西人而已。在今天都给搞成民族,之后告诉你,你一定就有民族主义,中国古代也变成民族之间的竞争。中国古代,在这片土地上只发生过政权之间的战争,各个英雄都是忠于自己的朝廷和君主,而不是民族主义、爱国主义。这些都是把现在的事实倒影回去,也是我们需要纠正的。

还有一个偏见,我管它叫地方主义的偏见,比如说流行的汉族观点,汉人观点,儒家观点等等。因为中国主体人数最多的就是汉人,所以我们很多时候都好像我们站在中原,以汉人的身份来看中国。如果我是一个蒙古人,我会怎么想?我站在长城外面难道不能往里面看,我难道不能认为中原应该归我统治?当然可以。当年忽必烈就是这么想的,皇太极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不能够站在一个地方去看问题,我们要站在中国的任何一个地点来看中国。这也是需要纠正的一个偏见。

努力排除这些偏见之后,我理解的中国就是一个自古以来连续动态的博弈游戏,所有的参与者都是中国的一部分。首先,这个游戏在运动方向上,是一个由内向外走的向度,还是由外向里走的向度?这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因为有时候,包括我在内的中国学者,忍不住从汉族的角度,从儒家的角度看问题,我们就直接想象,中国的文明一定是由中原这个地方向外扩张的。好像是一步一步的往外走,最后形成这么大的范围。

新书《中国作为一个神性概念》封面

中国漩涡的核心吸引力

这个情况比较复杂。我相信,中国漩涡形成之前,中国是从中原往外传播的。比如说新石器时代,或者夏商周,中国基本上由中原向外发生影响。但那个时候,所谓中国就是中原一点点地方,其他地方就是天下。在先秦的那个时代,应该说是一个,就是中国管理下的天下。在我看来,秦朝统一六国之后才真正形成,定义了中国。这个中国经过春秋战国,已经形成了一个无法脱身的漩涡,这个漩涡一旦形成漩涡,中国就变成一个各方的力量由外向中间走的这么一条路径,这样形成了向心力,所以中国才会越变越大。这能够解释一个难题,就是中国是非侵略性的,但是为什么几千年下来,越变越大这样一个悖论。

我相信我这个漩涡模式,能够解释中国变大。这是因为各方力量不断被卷入这个漩涡,所以中国才变大的。为什么会形成漩涡?这个当然就是我这书里面重点论证的。我使用了大量考古材料、史学材料。我简单的说一下,这个漩涡之所以有吸引力,是因为中原地带拥有当时最好的物质条件,还拥有最丰富的精神世界。各个部族到中原来,逐鹿中原,抢夺中原,抢的不仅仅是地面,更主要就是抢夺物质生产的能力以及精神生产的能力,或者是知识生产的能力。拥有了知识生产、拥有精神生产可以把自己合法化,并且能够支配整个中国,能够支配所有的地区。所以,漩涡的吸引力就来自于此--它是一个最大的物质生产,同时也是一个最大的精神生产。

那么,同时需要解释的问题,就是中国漩涡的核心吸引力,精神世界为什么有如此大的吸引力?这就要解释中国的神性问题。在早期,中原发展已经奠定了它是一个天下。天下是以天对应,也就是说天下是要配天的,要与天相配。天是神圣的,如果我们的天下,它的存在方式,性质跟天相似,我们模仿了天,那么它就因为配天而具有神性。所以,中国的神性是这么来的。中国的房子为什么盖成这样一个样子?下面有一个底座,底座就是大地,上面这个盖就是天,所以我们的房子本身就是天地,诸如此类所有的细节都表明了,中国文化的运动方式就是要把中国的存在方式,塑造一个配天的存在--所以它是神圣的,尽管它不是一个宗教。

我这个侦探故事的结尾想告诉大家,我经历了一个骑驴找驴的故事,因为我们把中国当成一个不加思索的东西,我们老去寻找其他的事情。我在过去一直没想通,中国的信仰是什么?一个民族一个文化不可能没有信仰,可是中国的确没有一神论的宗教,这一点使我迷惑很长时间。我们中国的信仰是什么?最后我发现,经过以上分析我发现,中国的信仰就是中国本身,中国的存在这个实体--这个巨大的时空存在就是中国的信仰。所以我们信仰的就是中国!中国存在的历史性就是中国的宗教。前不久我跟法国的历史学家谈到这个问题,他也问到中国,你们没有宗教。我说某种意义上来说历史学就是中国的宗教。也可以换一个角度,中国存在的时空,中国的整体性都是中国的神庙,我们就住在中国的神庙里面--这就是我的结论。中国的历史性的演变,让我非常简单来说,我可以概括为先秦阶段,也就是说从旧石器新时期一直到秦始皇之前这段时间,中国地面叫做中国的天下,也就是说中国所建立的世界秩序。从秦汉到清末这一段,我把它说成一个内涵天下结构的中国,或者说以世界为模型的国家。

从民国以来,现代中国就非常萎缩了,已经萎缩为天下里面的中国,也就是世界里面的一个普通的国家。但这只是已经发生过的事情,那么中国未来的命运是什么?或者说中国的天命是什么?这是我们需要思考的。我们也许可以指望,现在中国已经缩小到一个最弱的地步,是天下里面一个普通的国家。那么下一步当我们中国重新进入生长,中国现在重新进入青春期、生长期,我们中国是否能够由天下里面的中国,重新生长为一个内涵天下结构的中国?我觉得是非常可能的。而是不是还能够进一步发展成为一个中国的天下,中国来建立一个世界秩序?这个事儿你可以理解为一种梦想,也许更正确的说法,我想引用一下吕不韦的话,他说过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那么,世界就是世界所有人的世界。

凤凰网主笔\张弘

 

(凤凰网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实习编辑赵一哲zhaoyz3@ifeng.com)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