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上人家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从事和水亲近的工作50多年,人生也似洪流浮生。

 
 
 

日志

 
 

【转载】翻译家高健及其译作  

2015-04-15 17:21:33|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青发渔樵《翻译家高健及其译作》

初识高健先生,还是在二十多年前。那是国庆节假期,从一个朋友那里听说,县里的“物资交流大会”上新华书店在半价处理一批旧书,立刻赶去,遗憾的是这已经是最后一天了,好多名著都已被抢走,庆幸的是还有几本不错的网格本,于是抢得了十多本。都是书店积压的80年代初的外国文学名著,以网格本居多,那时的定价都是一元左右。

其中就有高健先生翻译的《英美散文六十家》,上下册,淡绿色磨砂封面,简洁干净。

      初读感觉,高先生的翻译喜用文言,精致考究、纯净圆熟、雅致隽永。很是喜爱。后来才知道高健先生是国内卓有成就的英美散文选家和翻译家。高先生家学渊源,古文功底深厚,译笔摇曳生姿,随着大师们的陆续凋谢,此种文调恐有广陵散之忧。

      此书于1983年由北岳文艺出版社出版,1996年扩增内容,分为《英国散文精选》《美国散文精选》两册,2010年由上海译文出版社再版重印。

翻译家高健及其译作 - 青发渔樵 - 青发渔樵的博客翻译家高健及其译作 - 青发渔樵 - 青发渔樵的博客 
  
 翻译家高健及其译作 - 青发渔樵 - 青发渔樵的博客
 

      培根《论读书》高健译文欣赏  :
                                                    
                                             论学
       学之为用有三:充娱乐、供装饰、长才干也。
      充娱乐主要见之于退居独处之时,供装饰于谈吐之倾,而长才干则于事务之判断处理。练达之人于具体事实类能主义行之识之;若至贯通之识见,遇事多谋善理之长才,则又淹贯之士所独擅。以过多之时日耽溺与学便是怠惰;以其所学悉供装饰变成虚矫;断事但以书中之规律绳之,便又是文人学士难改之积习。
      学以补天生之不足,然学问又必受经验之补益;天生之才干犹之天生之植物,其成长或赖学问之剪裁;然学问所能提供之指导恒过宽,不能不更受经验之约束,方不致漫无指归。学问之事,巧黠者卑夷之,愚昧者惊叹之,惟有识之士能利用之:其所习者初非学问自身之用途;此种智慧恒不待于学问或高于学问,得诸观察者也。读书之目的非为辩驳与争议也;非为尽信书言,视为当然也;非为交谈吐属而读,藉资谈助也;读书之母的在审度与寻绛。书有供人尝之者,有供人吞食者,亦有不多之书为供人咀嚼与消化者;易言之,书有仅须部分读之者,有仅须猎然无须细玩者,少数书亦有须全读者,而其读则必勤必细,必全神贯注。书甚至可由人带读,读后令做撮要,然此必限于书中之非重要内容,且亦非必非重要之书;诚以过滤之书亦犹过滤之水,甚乏味也。读书使人充实,谈话使人敏捷,动笔使人精确。是故,疏于握管者,其记忆须强;交谈不足者,其才智须捷;腹中乏书之人,其狡黠须大,有不知而实似知之之能。
       史益人智;诗令人慧;数学教人缜密;自然哲学进人于深邃;伦理学启人之庄严;而逻辑修辞诸学则在授人以辨术,学入人性格也。实则心智之各类窒碍固无不可藉适当之学习以匡正之,犹之躯体之疾病之可藉运动而祛除。诸如滚球健肾,射箭健肺,散步健胃,骑乘健脑等均属之。是故人之心智有不专者,宜令其习数学,盖于证题之际,苟心智稍有游移,势不能不废而重演;其有不善指陈细节剖析入微者,宜令其以经院学者为师,以此类学者均为细入毫芒之大家;其有不能审查明辨以此证彼者,则令习律师之办案。故曰心智之疾病固各有其良方也。



翻译家高健及其译作 - 青发渔樵 - 青发渔樵的博客
 


                               忆“阵地翻译家”高健先生
                                                                                     作者:秦颖
     知道高健这个名字并进而约他为我们译兰姆的《伊利亚随笔》,不全是慕名,因为高健先生并不是那种名震四方的翻译家,而是个刻苦、严谨、成绩斐然的“阵地翻译家”,自上世纪五十年代以来一直在山西大学教书译书。一九九六年,因策划一套“经典散文译丛”,我四处寻觅译者,在翻看各家散文选本,细读译文的过程中,我发现一位叫高健的译者,译文典雅,风格多样。于是搜寻他的译作和论文。从《翻译新论》中读到高先生的《浅谈散文风格的可译性》及编者述评,对高健先生有了进一步的了解。知道他曾译有《英美散文六十家》等散文选本,而且,在英诗翻译上也颇有成就,译著有《圣安妮斯之夜》、《英诗探胜》等。  

先生年近古稀,头发花白,胖敦敦的,虽是慈眉善目,却也是有性格的人。聊起天来眉飞色舞,无所不谈,说起曾去英国做访问学者,却只待了短短的一段时间就打道回府了,因为“不习惯”;谈翻译,纵横捭阖;谈历史,中外古今;谈艺术,小提琴能让他感动得流泪,绘画可让他着迷,戏曲偏爱京剧,对西洋歌剧颇有微词……最妙的还是他的幽默,谈话中不时冒出警句般的妙语。聊天说到某公众名媛才华出众,美丽不凡,高先生听了不以为然,随口冒出一句:“but beautynever escapes one(编注:美,断没有常人看不出的道理),我怎么没发现!”其幽默可知。高先生的旧体诗词作得好,而且,特擅长写旧体爱情诗。

 高先生的这些修养,与其家世不无渊源。高健先生家祖居天津,祖父外祖父均为前清翰林,小时颇受濡染,大学毕业于北京辅仁大学,毕业后在情报总署工作了一段时间,后调太原大学,反右时落难,成家偏晚。由此我想到,大概正是这深厚的学养,幽默的天性,和较长时期的单身生活,使得高先生多少具备了常人不具备的译兰姆的那种优势,对兰姆的理解也会深一些。

据高先生称,他翻译散文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误入歧途”的,在应邀译过几篇东西之后,便被追逼,不得脱身,越译越多,以至以译散文出名了。教翻译,搞翻译,也时常将自己的翻译心得写成论文。他却不称自己有什么理论,只不过是自己的翻译观。他说,好的翻译具备了写作在一般情况下可能有的各种优点和长处;但是,翻译不具备写作的那种多方面的自由;翻译是语言的转化,其特点是保留内容,放弃(语言的)形式;在转化过程中,要遵守信、达、雅的标准;这三者之间的互相谦让与互相照顾是做好翻译的关键;所使用的方法是直译与意译相结合,以直译为主,两者时时处处不停地交错互换使用;认识把握语性是提高翻译质量,做好翻译的重要因素;应充分重视翻译语言的丰富、雅洁、厚重、自然、轻快等品质,扩大语言的吸收来源(如早期白话、隔代语言、不同时代的文言、方言土语等等),从而提高翻译语言的文化历史厚度;风格的有效传达是好的翻译的充分必要条件;最后,要有使自己的译文同样成为classic的气派与胆量。

 天马行空谈了不少,最终落到了我们的正题兰姆。“我译兰姆用字偏古雅一些,句法用词都尽量保持其特有的风味。兰姆写作好用僻字,走十七世纪的路。有如贾岛、韩愈等爱用僻字一样,这是一种风格,如果将兰姆的译文译得稳妥平实,就不是他的风格了。翻译时,我使用文言的成分稍高,换了别的作家就不合适,但兰姆应该如此。译文的古怪是故意的,当然以整体的通顺为前提。希望不要把它熨平了。他毕竟是不同性格的怪癖作家,这也是他文章的妙处所在,比一般的顺畅文字要高出许多。如果译得文从字顺,就是另一种风格,不是兰姆了。我是把兰姆当成这一个。”“我被兰姆彻底地迷住了,从来译书没有像译兰姆这么投入,以致有时感觉不是译兰姆,而是自己在写作……我以为这么译兰姆虽败犹荣,是你给了我这么个机会,把我的生命中的感情调动到极致,带给了我一生中最愉快的一年——— 一九九七年。”

太原短短的两天是在与高健先生忘情的交谈中谈去的。回穗后,我们又有不少的通信,每一次都在不断地加深对高先生的了解,丰满着高先生的形象。后来我发现,自五四以来,以个人的单独力量而完成的散文翻译的总量看,高先生可能是最多的了,收录编选他所译英美散文的各类选本不下五六十种,至于好评赞誉就多了。在编辑《伊利亚随笔》的过程中,我有意对照原文和十多年前的一个选译本,发现高的译本在对兰姆风格的表现上,特别是在幽默的把握上,在古雅文情的表达上,在对于字词纤毫分明的感觉上,在亦步亦趋紧跟原文句法以保持原文风格上,等等,都有较好的表现。如果要用一句话描述高先生给我的印象,也许可以这么说:风趣,博洽,通达,小有怪癖的性情中人。

许多年后的200610月,去太原大学参加一个传记文学的研讨会,再次拜访了高健先生。这时候,我已经不在编辑一线了,见面只是泛泛叙旧。高先生没多大变化,临走那天早晨,高先生早早来到宾馆,送来了他的翻译文集《翻译与鉴赏》,说是刚刚收到的出版社寄来的样书。这一册约30万言的论著,收录了他近20年的翻译文论,分理论建设、专题研究、名作欣赏、序跋拾零四集。近半的文字我之前都拜读过。这本书,让我更全面地认识了高先生。

先生的译文,有人称之为国内英文散文翻译第一家。从翻译的量和质综合地看,他是当之无愧的。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