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上人家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从事和水亲近的工作50多年,人生也似洪流浮生。

 
 
 

日志

 
 

【转载】余光中:世上本没有故乡,只因有了他乡;世上本没有思念,只因生了离别  

2017-12-27 23:02:55|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余光中:世上本没有故乡,只因有了他乡;
             世上本没有思念,只因生了离别
2017-12-15  物道

    昨日,诗人余光中在台湾高雄医院过世,享寿89。

    梁实秋说他“右手写诗,左手写散文,成就之高,一时无两”。

    相信很多人和物道君一样,对余光中的印象源于他的一首《乡愁》。写这首诗时,余光中才二十几岁,可至此以后,“乡愁”便贯穿了他整个人生。

《转载》【原】余光中:世上本没有故乡,只因有了他乡;世上本没有思念,只因生了离别 - 向东 - 多个朋友,多份牵挂、多份喜悦、多份祝福!


                           1 
             “小时候,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

    余光中于1928年出生于南京。他的前半生因战火颠沛流离,在南京、上海、重庆、台湾、香港之间辗转。后半生在溯源与寻根之间回望,他的足迹,几乎踏遍了祖国大陆。

    如果以江南为故乡,他9岁离乡;如果以四川为故乡,他17岁离乡;如果以大陆为故乡,他21岁离乡;如果以台湾为故乡,则他曾三度离乡。

    他说:“世上是本没有故乡的,只是因为有了他乡。”在一地久了,终究会有情感。

    有人说,因为一个人,爱上一座城,他也曾说:“大陆是母亲,台湾是妻子,香港是情人。”

《转载》【原】余光中:世上本没有故乡,只因有了他乡;世上本没有思念,只因生了离别 - 向东 - 多个朋友,多份牵挂、多份喜悦、多份祝福!

              ▲ 图为1951年余光中和双亲在台北合影。



    有人说,余光中是浪子诗人,一路流浪,其实是在一路寻根。犹如他倾听屈原的歌声,从上游到下游;他追寻李白的脚步,从长安到洛阳。

    他的乡愁,超出了地理,交织着时空,也呼应着人的情感。根在哪里,就去哪寻根。

   小时候的乡愁,就是手中那枚小小的邮票,不知来处,何来归处。

                             2 
               “长大后,  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 ”

     1945年,17岁的余光中第一次见到范我存。在余光中眼中,范我存在文学艺术上富有敏感的品位吸引着他。

    余光中每次投稿,一定先让她欣赏。他们在一起总有说不完的话,谈音乐、绘画、文学,一起看电影,骑车到河边、竹林。

    对于婚姻,余光中说:“家是讲情的地方,不是讲理的地方,夫妻相处是靠妥协。婚姻是一种妥协的艺术,是一对一的民主,一加一的自由。”

   1986年,余光中给妻子范我存写了一首结婚30周年的纪念诗《珍珠项链》:

                   每一粒都含着银灰的晶莹
                   温润而圆满,就像有幸
                   跟你同享的每一个日子
                   每一粒,晴天的露珠
                   每一粒,阴天的雨珠
                   分手的日子,每一粒
                   牵挂在心头的念珠
                   串成有始有终的这一条项链
                   依依地靠在你心口
                   全凭这贯穿日月
                   十八寸长的一线因缘

    他说,每个和你在一起的日子,都像珍珠一样珍贵。晴是露珠,阴是雨珠,分开时是挂在胸前的念珠,将这些滚散在回忆角落里的日子串起来的,是你我的“因缘”线。

    人世间最好的爱情莫过于此,他们相敬如宾,就算后来历经战乱,让他们彼此失散,他们依然牵挂彼此,直至辗转到台湾才再度重逢,命运也从此系在了一起。

    长大后的乡愁,就是那张窄窄的船票,我们相遇,我们久别重逢。

                            3 

             “后来啊,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

    1958年,余光中正值而立之年,母亲孙秀君去世,他的人生没有了来处,恍如潇潇冷雨洒在心头,余光中只想回归故土,回到生命开始的地方,被祖国的裙边扫一扫也算是安慰孺慕之情。

    后来,他回到故土,杏花春雨已不再,牧童遥指已不再,剑门细雨渭城轻尘都已不再,他日思夜想的故土已经变了。

    物是人非,便有乡愁;若是物也非了,乡愁更甚。

    杏花,春雨,江南,六个方块字,余光中说,或许他的来处,就在那里。

    太初有仓颉造字,一个方块字是一个天地,那是每个中国人的来处。只要汉字还在,只要中华文化还在,乡愁就有了寄托。

    2005年,余光中跨越海峡,来到汨罗江,他称之为“朝圣之旅”。夕阳西下,汨罗水滚滚东去,处处楚风,满眼离骚。

    余光中说:“我来到汨罗江和屈子祠,就是来到了中国诗歌的源头,找到了诗人和民族的归属感。”他写下:
                   所有的河水,滔滔,都向东
                   你的清波却反向而行
                   举世皆合流,唯你患了洁癖
                   众人皆酣睡,唯你独醒

    别离后的乡愁,是那一方矮矮的坟墓啊,吾乡何在,吾辈何归?


                           4 
 
             “而现在,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 
                   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

    1966年一个寒夜,远在美国的余光中临窗西望,思念着遥远的祖国。

    21岁去国,已经有17个年头了,还不知何时是归日。

    余光中不禁想到人生大限,含泪写下《当我死时》,在诗中呼喊着长江黄河,呼唤着最美最母亲的祖国:
           当我死时,葬我,在长江与黄河之间
                枕我的头颅,白发盖着黑土
                在中国,最美最母亲的国度
                我便坦然睡去,睡整张大陆

    余光中这一生都在漂泊,一如他自己所称的“蒲公英的岁月”。

    从江南到四川,从大陆到台湾,去美国求学,在香港任教,最后在台湾定居,辗转多地,乡愁始终萦绕不散,直至73岁,他第一次看到黄河。

    当年离开祖国,掉头一去是风吹乌发,回首再来已雪满白头。

    年逾古稀的余光中站在黄河岸边,看着它从古老的洪荒里,从李白的乐府里奔涌而来,余光中不禁探身去摸黄河水,他说:

“一刹那,我的热血触到了黄河的体温,凉凉的,令人兴奋。”

    回到车上,同行的人都拭去鞋底的湿泥,只有余光中不忍,把它带回了台湾。泥浆干成了黄土,余光中珍藏在盒子里,摆放在书架上。

“从此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我的书房里就传来隐隐的黄河水声。”

    如今他走了,乡愁便是天上那一湾浅浅的银河,魂兮归去,魂兮归来。

    山之上,国有殇,愿余光中的灵魂早日回归故里,在长江与黄河之间,在中国,最美最母亲的国度。

                            他走了
                    他带着我们的乡愁,走远了
                        从此,我们记忆里
                      乡愁是思念的春夏秋冬
                          乡愁是余光中




       文字为物道原创,图片来源于网络,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