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上人家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从事和水亲近的工作50多年,人生也似洪流浮生。

 
 
 

日志

 
 

【转载】凤凰唯一的女评论员尹乃菁:反正我是最美的!  

2017-04-16 18:14:53|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7年04月13日 11:50:28 

来源:凤凰卫视

【转载】凤凰唯一的女评论员尹乃菁:反正我是最美的! - 水上人家 - 水上人家

和尹乃菁约了下午2点见面,掐着点去,她正在办公室用电脑查资料,抬头见小馆主来了,一展笑颜,亲切又迷人。

办公室不大,标配的写字台、办公椅还有一把给客人椅子,三样东西一摆就几乎没有多余的空间了。左侧墙上挂着一条灰色连衣裙、一件别着银质胸针的黑丝绒西装,应该是平时上镜穿的。背后的书架空空落落,毕竟她才来凤凰三个月,需要时间来把这里填满。

“今晚要回台湾?”赶在她走前约了这次见面。

“对,去参加一部电影的首映礼,我在里面客串了一个角色。”听说是一部奇幻恐怖片,她在其中客串一位教“性别政治”的老师。她的小侄女问,镜头不多,有没有可能把她的戏剪掉?尹乃菁大笑,说,当然有可能啦......

记者是份迷人的职业

按照惯例,科普下背景:尹乃菁,台湾资深媒体人,毕业于台湾辅仁大学新闻系,历任《中国时报》记者、TVBS记者、年代新闻台新闻部助理总监、News98电台《今晚亮菁菁》节目主持人、与胡瓜合作主持《娱乐圈圈看》、还有在央视担任时事评论员及台湾多党政论性节目主持人。

之前搜过她的资料,发现尹乃菁的父亲尹元甲也是台湾资深媒体人。难道,尹乃菁的职业选择是受父亲影响?“我父亲生于1916年,他不是新闻科班出身,却在镇江的一家报社上班(尹乃菁祖籍江苏镇江),而且他处理的第一则新闻竟然是‘卢沟桥事变’。后来,我父亲投笔从戎,加入军报系统,他是台湾《青年战士报》的第二任总编辑。不过,我念新闻跟父亲真的没关联,因为我本来想念中文系的,但我的高中老师劝我说,中文系很无聊,不适合我,于是我就去念了新闻,哈哈哈哈哈......”

中文系躺枪。

幼时尹乃菁,淑女坐姿

1988年,台湾开放“报禁”(自1951年起,由于海峡两岸的军事对峙,也由于台湾时处“动员戡乱”时期,台湾当局对新闻传播事业发布多种法令与限制措施,称作“报禁“政策。),原本跑党政新闻的记者以男性为主,却因为“报禁”开放,给了女记者更多机会。尹乃菁大学期间就已经有机会在《中国时报》实习了。毕业典礼那天,她捧着鲜花去跟她的新闻采访对象吃饭,前程像手里的花儿一样,含苞待放。

尹乃菁回忆起当记者的那段时光,眼里仍然流淌着向往。“新闻工作真的是社会赋予你的一个好大的“特权”,有哪个职业可以像记者一样,让你有机会接触到各行各业的人,当然,除了心理医生。你可以接触、了解、深入不同人的生活,这是多棒的礼物,太过瘾了!记者的工作性质本身很迷人,如果说演员是替代性的体验,那么记者就是亲近性的体验。”

马英九与尹乃菁

“伤人的笔”

政治可以很方便地阻挡常识。

——阿城《常识与通识》

“从事这么多年新闻工作,有没有一些人、一些事对你影响很大?”

“太多了!”,尹乃菁仰头思考,不知有多少身影从她的眼前掠过。

政治新闻中有很重要的一环是了解采访对象的性格,从小的动作观察他,甚至可以影响对政治动向的判断。

“蒋孝武是个很有神秘色彩的人,当他从新加坡回到台湾后,我们开始有机会面对面接触。他曾经有很多传闻,在传统中的理解中,蒋孝武是一个嚣张任性的公子哥,但从几次与他的接触中,我发现他对别人很关注,而且十分客气,比如对餐厅服务员十分关怀,与传闻的不太一样,他有非常柔软的一面。”

蒋孝武,蒋经国二子,曾任“行政院国军退役官兵辅导委员会”参议、国民党中央政策委员会专门委员、华欣文化事业中心主任。

“漏斗”

时常觉得记者像一个“漏斗”,能够看见一个人的多面性,但最终笔下的往往只是一个侧面。

尹乃菁突然变得有点严肃,说,记者掌握的事实可能跟真正的事实已经七折八扣了,然后,你再有所删选、斟酌,写出来的就更少。我觉得这是我当评论员的一个优势,因为有采访经验和累积,所以评论不会是一种纯学理式的探讨。这可能是一种比较有意思的角度和观察。

评论员和播报新闻不一样,凡事都要形成自己的观点甚至表明立场。但小馆主觉得形成一种观点很难,尤其是对现在新闻如同罗生门,各有各的说法,真假难辨。

“在价值判断上要有取舍和信仰。你对你相信的事情要有一个标准。”尹乃菁举了一个有趣的例子:在陈水扁担任台北市长前,尹乃菁是很支持他的,觉得他是“明日之星”。直到后来一位跑政党新闻的同事,写了篇批评陈水扁的文章,陈水扁竟然勒令他们的老板把这位同事辞退。从此以后,尹乃菁“改变立场”,因为陈水扁所谓的“新闻自由”,根本就是谎言。

人间疾苦,世态炎凉,是新闻人眼里的真实的世界。

“这个世界还会好吗?”这是中国著名思想家梁漱溟生命里最后的疑问,小馆主也常这样问台里的前辈。

“我看不到尽头,是不是乱到头就会好了?我觉得不会,没有最乱只有更乱,哈哈哈哈哈......”尹乃菁的心态潇洒,大笑泯恩仇。

50岁来凤凰

在尹乃菁来凤凰之前,台湾“全民大剧团”的制作人邀请她去演舞台剧,主角,与郭子乾搭档。“我说我要去凤凰了,心里想,还好要去凤凰了,如果还在台湾,我真的敢去演嘛?哈哈哈哈哈......"她真的很喜欢大笑。

其实在过去十几年,凤凰不断邀请尹乃菁加入,但因为各种各样的因素,一直拖到现在,在50岁的当下,她突然感觉时间到了,于是便来了。“从个人来说,去年我母亲动完大手术,现在情况比较稳定。从外部环境来说,特朗普上台、香港回归20周年、中共即将19大.......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下会刺激人想要离开台湾,从别的角度看世界的发展。”所以,来凤凰是天时、地利、人和。

“来凤凰感觉如何?”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

尹乃菁迟疑一下,舒了口气,“在台湾感觉被困住了,每天处理的是彼此内耗的争论,我觉得好浪费生命。我的好朋友李永萍曾举过一个恰当的比方,她曾经担任台北市政府文化局局长,她当时说,我要去当‘火车’了,狗吠火车。我们好能理解,我们已经吠了好久了。来到香港,地方不一样、角度不一样、思考也会不一样。在这里可以更贴近理解内地、香港的想法。”

当我们知道有位女评论员加入凤凰的时候,一颗好奇的心被点燃,“你作为凤凰唯一的女评论员是什么感受?”

“这个叫‘妇女保障名额’(台湾选举时,女性当选的概率叫作‘妇女保障名额’),所以无论如何,我都是最美的。”笑声爽朗依旧。【转载】凤凰唯一的女评论员尹乃菁:反正我是最美的! - 水上人家 - 水上人家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