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上人家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从事和水亲近的工作50多年,人生也似洪流浮生。

 
 
 

日志

 
 

【转载】闲话江西  

2018-06-27 23:35:56|  分类: 历史(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8-05-25 20:23:51|  分类: 

转载自:  江右子萧- 一条没长角的牛的博客

偶然发现的旧石器

 

自古而今,华夏民族最值得称道的学术是历史学,因为没有一个族群像我们这样,自公元前841年以来就一直保持了几乎可以说是连续不断的历史记载;

自古而今,华夏民族最让人质疑的学术也是历史学,因为史料过于丰富,让我们不得不采取“古史辨”的方式,对数千年来的华夏历史进行疏理,这个过程始于胡适、钱玄同、顾颉刚等深受西方科学思想影响的学者,终于1957年之后的“喂物主义”。——所谓“古为今用,洋为中用”,学术被异化为“工具”,历史学被驯化成了宠物。“古史辨”的代表人物顾颉刚后来也像郭沫若一样,从疑辨走向颂圣,完全没有了“古史辨”精神。

 闲话江西 - 一条没长角的牛 - 江右子箫

 

从历代官方的角度看,最少也有25史,即所谓正史。此外,一些有才华的学者们,他们不仅乐于记叙属于他们那个时代的历史,也不遗余力地考证以往的史实,为我们提供了除正史之外的“野史”。 越到后面,可供参考的史料越丰富。

一个人无论多么有才智,都不可能精通各个朝代的历史。

有学者认为,自宋朝后,个人穷其一生的精力,也无法将一个王朝断代史的所有资料全部看完。

——这仅仅是在国史的层面上,我们的历史除了国史之外,每个地方也乐于记录当地的历史,通常把这些种类繁多的地方史称为“志”。“志”的种类也很多,有“郡”或“州”这种级别的(有时相当于现在的“省”,有时相当于现在的“市”),有“府”这种级别的(“府”在古代多数情况下都与现在的地级市差不多)。到了县一级,通常也有县志。此外,一个家族的族谱或家谱其实也是历史学的一种形式。

而没有文字的历史,通常被称着史前史,这部分历史,只好借助考古学。

 闲话江西 - 一条没长角的牛 - 江右子箫

 

 

秦之前的江西一部分属吴,一部分属楚。或者说,有段时期一部分属吴,有段时期一部分属楚,但大部分时期大部分地区谁也不属。那末,这一时期江西这个地方有人在此地生活吗?如果有,都是些什么人?

官方编写的《江西通史》,一下子就把江西的史前史扯到了二十多万年前。大家知道,二十万年前在人类的考古学史上,被称着“旧石器时代”。所谓旧石器,指得是早期人类使用的工具,事实上,人类最早使用的工具倒不一定是石器,因为最顺手最容易得到的应该是木器,比如树枝,现在的黑猩猩们也都很喜欢用这些个“工具”,只不过木器无法保存下来,唯有石器,才能成为今天考古学家的“证据”。

 闲话江西 - 一条没长角的牛 - 江右子箫

 

据说江西最早发现旧石器工具的是一个普通的工人。这点我一开始有点想不明白。

故事是这样的——

这个名叫“胡贤钢”的人,本来是南昌市安义县食品厂的一个工人,胡贤钢虽是个普通的人,但平常却喜欢“考古”,没事就到野地里去找石头玩,有一天在山坡上看到一块石头,觉得像是人力加工过的石器,于是便把它带回家,对照家里的历史书左看右看,越看越觉得像一块从远古遗留下的旧石器,于是便把这块石头带到省城南昌,想请专家鉴别一下,他可能不知道,即便是今天,全国能够真正鉴定旧石器文物的专家也不会100个,江西懂得鉴别的有几人?——或许没有找到合适的人,或许是相关机构的人根本没有把一个普通工人的发现当一回事,总而言之,胡贤钢失望地回到家里,好在他没有一气之下把这块石头抛到八一桥底下去。

闲话江西 - 一条没长角的牛 - 江右子箫

 

回到家里的胡贤钢决定去北京找专家。那还是1988年,像胡贤钢这样的县级企业的工业国人,一个月的工资可能还不到50块钱,去趟北京,怎么节省也得要200块钱,到哪里去弄这笔盘缠?如果这块石头是真的旧石器,献给国家,奖励肯定不止200元,如果只是一块普通的石头呢?

只能赌一把了。于是,他把家里一头猪杀了,卖了一百多块钱,加上平时的一些积蓄,带着石头就上了北京。他来到中国科学院古脊椎与古人类研究所,专家经过初步鉴定,认为这是一块经过人工加工过的石头,但一块石头只是孤证,如是真是原发地的旧石器,就不可能只有一块,于是他们与江西文物考古研究所取得联系,组成联合调查队,让胡贤钢带路,结果一下子发现了40多块类似的石器,地点在安义县潦河北岸的樟灵岗、凤凰山和上徐村。后来,他们又在新余市袁河岸边发现了二个旧石器点,也找到40多块旧石器。至此可以证实,早在20万年前,江西就有人类的足迹。

闲话江西 - 一条没长角的牛 - 江右子箫

 

我们知道,古人类学是一门相当高深的学问,而江西第一个发现旧石器实物的竟是一个没受过专业训练,连大学都没过读过普通工人,这个故事是真的吗?也许这中间还有一些我们不知道的缘由,但我相信这个故事是真的。

   类似的故事,日本考古学界也曾发生过。

  1949年之前,日本考古学界还没有发现一件旧石器。

  有一个名叫相泽忠洋的年轻人,他孩提时代就对考古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自学了考古学。可惜他家境不是很好,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离异了,二战时期被迫参军,战后回到东京附近一个叫群马县的地方,每天推着个小车沿街卖纳豆(一种日本人非常喜欢的调味食品),工作之余,独自一人跑到群马县一个叫做岩宿的地方,这里挖挖,那里铲铲,自得其乐。一开始挖到了几块旧石器的碎片,没有人认为那些就是旧石器,后来终于找到了一件完整的打制石器,于是就报告到政府,很快,政府就让明治大学古人类考古研究所的一位教授带队去考察,结果发现了好些个完整的旧石器,这位教授写了论文,成为日本当时最重大的考古发现之一。

 闲话江西 - 一条没长角的牛 - 江右子箫

 

不过,这位教授却只字不提相泽忠洋,相泽忠洋跑去跟人家理论,结果被大家认为是一个骗子,试想一下,一个卖纳豆的人第一个发现了日本的旧石器,说出来谁信呢?

   相泽忠洋决定不再跟这些教授们纠缠,自己继续去找旧石器,后来他又在不同的地方发现了几处日本的旧石器遗址,最后相泽忠洋终于获得承认,并且以首个发现日本旧石器之人而载入史册。

  而江西安义的胡贤钢就幸运得多,他一开始就得到了承认,不仅被很多媒体报道,同时还被编进了《江西通史》。

  江西旧石器的发现,说明自古以来江西这个地方就是一个适合人类居住的风水宝地。但这是否就可以因此认定江西的原居民20万年就已在这里,或者说,这些制造和使用旧石器的“古人”就是我们江西人的祖先呢?是否像江西某位考古专家所说“如果进一步的考古能确定该遗迹距今20万年的话,江西的文明史将进一步改写”?

——显然不可以这样认为。

不仅不能下这样的结论,我们还可以断定,这些20万年前的原生居民,尽管可以熟练地制作和使用打制石器,但却无法进化到我们现代人这个样子,因为他们全都灭绝了。他们并不是我们的祖先,怎能谈得上改写江西文明史?

 闲话江西 - 一条没长角的牛 - 江右子箫

 

我们知道,考古学发展到今天,随着科学技术的应用,很多只是推测的结论恐怕不是改写的问题,你得从头开始,老老实实地接受新生事物。

这是不与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事实,尽管很多学者为此付出了一生的精力,但科学的结论有时很残酷,没办法,你一生都在被一些错误的资讯所误导,或者说是你所采用的方法不科学,所以得不出正确的结论,这个时候,你除了承认错误,没有其它的出路。

那么,是什么前沿科技让我们比过去更接近古代人类学的真理?

基因学。准确地说,是分子生物学。通过人体的遗传密码,我们可以解开很多过去让科学界迷惑的难题。现代分子生物学告诉我们,除非洲之外,任何地方超过10万年的古人类遗址,都与现代智人没有直接的关系,形象一点来说,旧石器时代的人们,几乎都不是人类的祖先,即便是新石器时代,也不全是。

 


我们来自何方

 

我是谁?

我从哪里来?

要到哪里去?

有人说,如果一个人从来不考虑这三个问题,原因有二个:一是,他还没长大;二是,虽然他长大了(可能还很精明),但永远不会成熟。

今天的我们,慢慢都在向第二种人靠拢。也许我们开始还知道自己是谁,随着群体的同化,我们渐渐迷失了自己,每天都在为别人活着。——不是大公无私地忘我工作,而是极端自私地活在别人眼中,而事实上,别人眼中却并没有他,也就是说,我们活在一个怪圈中。

虽然这三个问题属于哲学范畴,但离开了人类起源这个前提,单纯的哲学思考会显得苍白无力。

 闲话江西 - 一条没长角的牛 - 江右子箫

 
闲话江西 - 一条没长角的牛 - 江右子箫
 

我们赖于生存的这个地球,大约形成于45亿年前,这是现代科学数十年前得出的结论。科学家们业已证实,地球形成之初,是一片混沌,没有任何生命。可奇怪的是,这种理论,竟然与很多民族的神话传说不谋而合。比如《圣经》故事就说——

It was a great,dark,smoking ball,with land and water combined into one mass.And upon this mass there was no life.(它只是一个巨大、漆黑、冒烟的球体,其中的陆地和水流混沌一团,上面没有生命。)

中国神话也是这样认为,说在盘古开天辟地之前,天地是混茫茫的一片。

天地浑沌如鸡子,盘古生其中。万八千岁,天地开辟,阳清为天,阴浊为地。

希腊神话也是如此。赫西奥德在《神谱》里说,

世界起源于一片混沌的状态(卡俄斯) ,卡俄斯以后人难以解释的方式从怀抱里生产该亚(大地和孪生兄弟塔耳塔罗斯(地狱。该亚从自己体内分娩了乌拉诺斯()、山脉和蓬托斯 (海洋)等。

甚至一些看似很落后的民族,他们的神话传说当中,关于天地的起源也与此类似。

与这种传说颇为相似的,是人类的起源。

中国神话当中,既有女娲造人的传说,也有伏羲与女娲人首蛇身,兄妹成婚的故事。

而《圣经》故事的亚当和夏娃,也本是同一体的再结合。——我们姑且不用逻辑思维去看待这些神话传说(也无法分析,神话分析起来你非得强迫症不可:伏羲与女娲既是兄妹,父母又是谁,如果没有父母亲,又哪来兄妹这一说?)

这些神话的共同之处就在于,人类来自同一个母体。

对于这样的传说,几百年来科学家根本不屑一顾,即便是吃瓜群众,也没人相信。

可新近的科学发现,这类传说竟然具有一定的合理内涵。

这要从二十世纪人类最伟大的发现——基因工程说起。

现在科学已经证实,基因是揭示生命起源的密码,掌握了基因技术,我们才第一次可以不再胡思乱想就可能明白——

我是谁?

我从哪里来?

要到哪里去?

 闲话江西 - 一条没长角的牛 - 江右子箫

 

基因工程是一项很专业很复杂的技术,一般人的确很难弄懂。但基因理论并不复杂,只要具备中等文化的人看一些科普著作就能明白,明白之后,就不会盲目轻信认为基因工程是西方国家为了让咱们断子绝孙而搞出来的一个大阴谋。转基因技术也是基因工程当中的一种,咱们开骂之前先读几本相关的书籍。

这里推荐一本由印度籍学者悉达多博士写的《基因传》。

所谓基因,说白了就是遗传因子,英文单词是Gene,读起来差不多就是“基因”的汉字读法(但稍微得英韵化点),因为这个词我们用的就是音译法。把简单的东西神秘化,是某些海龟学者的陋习之一。最早电影剪辑这么个简单的事,硬要说成什么“蒙太奇”,其实就是“蒙人”。

闲话少说,我们回过头来看看基因技术对考古学archaeology和人类学anthropology的贡献。

地球的陆地上有大型生物的历史差不多在十亿年前,最早的生物都来自于海洋,这点毋庸置疑。只不过生活在这个星球上任何有机物种都不容易,地球自有生命以来,前后共经历了四、五次大灭绝的过程,最出名的一次便6千万年前统治地球达数亿年的恐龙消亡,正是由于这个霸主的灭绝,才让人类的祖先哺乳动物有了生存的空间。

大约在4千万年前,地球上出现了一种类似于猿猴的哺乳动物,这是灵长类动物的共同祖先,到了600万年前,猿猴和猿人开张出现分化,分化的原生地就是非洲,具体地说,就在今天的埃塞俄比亚和坦桑尼亚一带。同时猿与猴之间也产生分化,猿的种类有大猩猩、黑猩猩、红毛猩猩等等,猴就更多,峨眉山上的那种叫猕猴,孙悟空的祖先。猿与猴最大的区别不在外表,而是尾巴,猩猩像人一样没有尾巴,其中黑猩猩与人类的基因最接近,相似度达到99%

19741130日,考古学家在埃塞俄比亚一个叫哈达尔的地方,发现了一具320万年前的人类骨架,初步断定这是一个女性,由于考古队员们都喜欢甲壳虫乐队的《钻石星空下的露西》这首歌,于是将这具骨架命名为“露西”。有人把这个身高只有一米,死时还不到30岁的原始人称以人类的祖母。

 闲话江西 - 一条没长角的牛 - 江右子箫

 
闲话江西 - 一条没长角的牛 - 江右子箫
 
闲话江西 - 一条没长角的牛 - 江右子箫
 

尽管露西的大脑容量只有三分之一多一点,但她已经可以直立行走。虽然如此,我们还不能将其归为直立人这个品种,她仍然属于南方古猿Australopithecus。这里要说明一下,南方古猿不是猿猴,是猿人,即我们通常说的原始人The Hominids.

人类学意义上的直立人Homo erectus要到250万年前才出现,而且,他们开始走出非洲草原,而南方古猿Australopithecus却不曾离开过非洲。

直立人Homo erectus的脑容量已经达到了1000毫升,是露西的一倍。直立人不仅会制造和使用工具,还懂得了另一项重大的技能,用火。

大约在20万年前,地球上开始出现了远古智人。这些远古智人的种类至少有5-6个,比如有埃塞俄比亚的博多人,希腊的佩特拉洛纳人,法国的托塔维尔人,印度尼西亚的索罗人。而最著名的,是尼安德特人。因为这种早期智人化石是1856年在德国的尼安德特河谷的一个洞穴发现的,因此称其为尼安德特人。

尼安德特人生存的时间从20万年前到2.5万年前之间,其中大约5万年前,尼安德特人和我们的祖先现代智人开始有过交集,但两者之间是否进行过杂交,从DNA分析的结果显示,或许少数走散的个体偶然有过,因为关朕的基因似乎不足以支持这个结论。

200万年前,从东非大裂谷一带的稀树草原上诞生出来的直立人,很多族群从来没有放弃过“走出去”的梦想,他们一批又一批的走出非洲,足迹遍布东半球的大多数地方,但却从来没有踏入西半球。迄今为止,西半球还没有发现过这类遗址。

虽然如此,在现代智人出现之前,由走出非洲的直立人进化出来的早期智人几乎无一例外地遭受了灭绝的下场,也就是说,除了现代智人,其他的人种不管他们在世界各地留下过什么遗址,他们和现在我们,都没有直接的关系,顶多算是我们的表亲。从生物分类来看,不同的早期智人之间一般不太可能相互融合,他们之间的关系,好比是马与驴这两种动物,即便勉强杂交,产生出来的后代(比如骡子)也不能继续繁衍,这在生物遗传上叫做“生殖隔离”。

这种结论,与我们过去历史上说的可不一样,与恩格斯的著作《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推崇的摩尔根时代人类学家的认知更是大相径庭。

得出这一结论的,正是基因学在古人类学中的运用。

人类遗传因子当中,有一种名为线粒体DNA直接来源于女性,即母体遗传,这种线粒体DNA在任何状态下都不会产生变化,从这个线索出发,我们可以轻易地了解我们的外祖母的外祖母是谁,但很难查到你的祖父的祖父是谁——从这个意义上我们又可以得出另外一个结论,即父系祖先崇拜是毫无意义的习俗,几十代下来,你跟自己的祖先的相似度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而线粒体DNA则不同,它可以一直查下去。线粒体DNA不仅可以查出你的祖先是谁,而且还知道你的祖先从非洲迁移的路径。科学家只需用一个棉签从你的口腔里采集一点唾液,无须见面就知道你是哪国人。

1987年,美国加洲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卡恩博士率领一群分子生物学者,通过对世界各地147位女性的胎盘进行线粒体DNA分析,发现所有女性的基因都来自于10万年前的一个非洲女性。由于这个结论恰似《圣经》中人类之母夏娃的故事,所以又被称之为夏娃研究。

大家可别小看了这个分校哦,在学术界,伯克利分校比主校加州大学的名气大得多,龙其是科研实力,伯克利分校的排名在世界大学里面经常是前三位,仅这一个分校,就出了100多位诺奖获得者。

此后,世界其它研究机构如爱丁堡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等世界一流大学的分子生物学家也做了同样的研究实验,得出的结论与卡恩博士一致。后来又有科学家从男性Y染色体入手,也得出相同的结论。至此,世界人类学包括其它学科的科学家们都坚定地认为,现代人类起源于非洲,不管是白人、黑人、黄人还是澳大利亚土人,我们都来自同一个祖先。

唯独中国学者除外——当然不是全部,是少数院士级别的大家——他们不认可这种发现。这其中有著名的台湾历史学家许倬云(歌星王力宏的舅舅),另外一个就是中科院的古人类学家吴新智院士。

许倬云教授的观点只是推测,他自己并没有这方面的研究成果。

而吴新智院士1984年曾与两位外国人类学家联名提出过一个理论,即现代人起源的多地区进化说。吴新智院士认为,现今的四大人种分别起源于中国、非洲等四个地区,他们在各自的地区相对独立地连续进化,互相间有一定程度的基因交流,使得全人类发展成一个多型种:现代智人。

吴新智院士的研究论文虽然也提到了“基因”,但他本人并不懂分子生物学,他研究的方法仍是传统的人骨化石复原法,即通过古人类化石的结构与现代人骨结构对比。

吴院士从早期智力的头骨形态,尢其是门牙的特征方面认证了中国远古人类化石与现代中国的关联。因为中国人(或者是黄色人种)的门牙80%——90%是铲形,白种人铲形门牙只有10%——20%,而偏偏在中国及亚洲地区出土的远古人类化石,80%——90%也是铲形。当然除此之外,吴新智院士还提到了其它一些证据来支持他的现代人起源的多地区进化说。不过,他提出的观点是1984年,而卡恩博士进行线粒体DNA分析是1987年。

奇妙的是,当年同吴新智院士合作的两位外国人类学家看了卡恩博士的实验报告之后,很快就放弃了自己的观点,而吴新智院士至今仍然坚持自己的理论,这种永不妥协精神让笔者非常敬佩。

虽然敬佩,但笔者却不能认同吴院士的观点。简单一点说,好比我经过验血已经得知自己血糖明显偏高,如果这时一位得高望重的中医大师采取“把脉”的方法,告诉我身体没毛病,我会相信谁呢?(这里并非否定中医,而是从诊断的角度看,科学仪器当然要比传统的望闻问切要准确得多)。

这就是我们上一章节提到的,二十万年前的旧石器文化,无论是江西的还是北京的,都与我们现代人的历史没什么关系。虽然没有什么直接关系,但我们并不能否定他们的价值。

那么,与江西人有直接关系的考古发现是否存在呢?

当然存在。其中最了不起的一个重大发现,就是江西万年县的仙人洞——吊桶环现代智人遗址,这个发现,将中国(甚至于世界的)水稻驯化时间向前推进了几千年。

  有关这方面的历史,以后有机会再跟大家聊。

 

免责声明:本文图片部分来自网络,如已侵权,请与本人联系,本公众号属非营利个人空间,接到告知便立马撤下,谢谢!)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